武汉通报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病例情况,患者所在街道刚获评无疫情街道


几周以后新冠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,白宫同意把40亿美元预算降到25亿美元,后来国会将拨款提高到80亿美元,3月7日特朗普在预算案上签字。

1月3日,美国疾控中心(CDC)主任罗伯特·雷德菲尔德收到来自中国方面的正式通报。几天之内,美国情报机构开始在给总统的每日情报简报中,对新冠病毒的严重威胁发出警告。但随后几周,特朗普一直未予重视。

法新社说,截至当地时间4日,厄瓜多尔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约为3500例,其中累计死亡病例为172例。厄瓜多尔从3月25日开始实施每天长达15小时的宵禁措施,全国非关键岗位停止办公时间延长至4月5日,并将视疫情形势继续调整。

据法新社介绍,当地居民此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些视频,其中的画面显示,在疫情最严重的拉丁美洲城市——瓜亚基尔市街头,出现了不少被遗弃的尸体。据报道,本周早些时候,当地政府从街道和居民家中至少接收了150具尸体,但尚未证实其中有多少人死于新冠肺炎。

尽管卫生部门的官员早就行动起来,但直到1月18日,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·阿扎才有机会给特朗普打电话,“实质性报告”疫情情况。阿扎与特朗普的关系一般,他告诉多名副手,总统认为他“大惊小怪”。

1月29日,美国新冠任务小组正式建立,主要任务是聚焦边界管控等问题——应对从中国撤回的人员。1月31日,美国正式宣布将限制非美国公民从中国入境美国。这也是特朗普至今最“引以为傲”的一项防控措施。

CDC于1月8日发出第一个针对新冠病毒的公共警告,但直到1月17日,才开始在洛杉矶、旧金山、纽约等地的机场检测从武汉抵达美国的乘客。

资金用尽科研团队遭遣散,专家称“短见”、疫情早有预料

洛杉矶时报指出,特朗普在执政期间,领导政府多次做出削减全球卫生项目预算,降低全球卫生安全重要性评级等错误决策,甚至还提议削减对科学机构的资助,撤销国家安全委员会中重要的全球卫生职位等。今年初,美国立法者曾致信政府,要求其说明停止资助PREDICT的理由。参议员伊丽莎白·沃伦、安格斯·金联合致信美国国际开发署写道,“郑重面对并预防冠状病毒和潜在的全球流行性疾病是非常重要的,这需要足够的资源,联邦政府与专家之间的配合协调。”

1月底至2月初,美国卫生部官员两次向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写信申请1.36亿美元经费,以应对疫情。阿扎和助手们还动员国会向卫生部拨款数十亿美元。但白宫内部一些人认为,美国才出现几例病例就要数十亿的拨款,简直是小题大做。